沈宴

旧风光

难得风月 贰

半月过后,顾梓嵇的伤好了大半。他和沈昭也渐渐熟络起来。
“姐姐,你看我伤好的也差不多了。”
“所以要就此别过了?”沈昭放下书,抬头看向他。
“非也非也!”顾梓嵇连忙否认,“我是想让姐姐带我在这一带转转,我还从来没出过这汐园呢。”
“也好。带你熟悉一下,不至于走的时候认不得路。”沈昭说着放下了书。

此时正值午后,街道冷清,行人零散。
“姐姐,这街上一点意思都没有。”顾梓嵇感到些许无趣。
“街上平日就是如此。”
“听说在璃山眺望蕴安景色醉人,不如姐姐带我去吧?”
“可我们去过再回来,要花上好几个时辰,最近这一带盗匪猖狂,夜晚不太安宁。”沈昭有些担心。
“姐姐又不是孤身一人,怕什么?”顾梓嵇态度坚决,“有我在,不会让任何人伤到姐姐的。”
沈昭笑意盈盈道:“你自己的伤都还没好完。”
“对付那些杂鱼还是够的。”顾梓嵇委屈地望着沈昭。
沈昭沉思了一会,才缓缓开口:“随我回去取剑。”
顾梓嵇便满心欢喜地跟随沈昭回汐园。
取到剑后,他们也不耽搁,立即启程。

二人到达璃山山顶时已是日暮时分。山顶少有草木遮挡,视野也随之开阔。放眼望去,大半个蕴安城尽收眼底,夕日余晖为眼前之景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橙红,柔和了建筑原本分明的棱角。
“他们说的果然不错,原来在璃山上看蕴安城这般好看!”顾梓嵇完全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。
“是啊。”沈昭也感叹道。
就在二人沉醉于美景之时,几个山匪已经悄然靠近。
“谁!”顾梓嵇察觉到了对方。
山匪见被发现了,不再隐藏,从暗处走出来。
“本还想给你们留点时间,最后再看次夕阳。”领头的大汉渐渐逼近,“既然你们这么着急着送死,那我就成全你们!”说罢便用刀向前劈去。
沈昭抽剑抵挡,却被对方的内力震开。
顾梓嵇立即接住沈昭,将她带入怀中。
“姐姐,还是我来吧。”顾梓嵇把沈昭安顿好,接过沈昭的剑上前。
壮汉不屑地大笑了起来,脸上横肉跟着颤动。
“啧。”顾梓嵇嫌恶的神色清晰可见。
“得了吧,就你这样的小白脸,来多少都没用。”对方洋洋自得,挑衅的意味越发浓厚。
顾梓嵇不去理会他的挑衅,微微侧身避开大汉挥来的刀,一剑刺入他的右臂。
壮汉不可置信地瞪着顾梓嵇,忍痛把剑抽出手臂,后退了几大步。
“你们一起上!捉活的!敢弄伤老子,老子要让你生不如死!”
几个手下听到命令,也不敢违抗,只好硬着头皮一起冲向顾梓嵇。
这些等闲之辈顾梓嵇应付起来本该得心应手,但如今身上的伤还未痊愈。因此他在打斗中腰上已经结痂的伤口裂开了一些,有血从疤与皮肉间渗出。
顾梓嵇下手也再不留情面,下了杀手,迅速割开剩下两人的喉咙。
还活着的山匪见大事不妙,捂着伤仓皇逃离。
沈昭过来扶顾梓嵇,眉头微皱:“伤没好完,偏要逞强。”
“没事,一点小伤而已。”顾梓嵇笑嘻嘻地安慰道。
“此地不可久留,我们得先走。”沈昭说着,将顾梓嵇的右臂搭在自己肩上,架着他往山下走。

二人还未到山下,夜已然降临。夜空中除一轮皎月外,别无他物。
“先在这儿歇一下吧。”
“好。”
沈昭将顾梓嵇扶至一棵树旁靠树干而坐,随即自己也在一旁坐下。
无人言语,只有阵阵虫鸣。
明月光透过树叶间隙星星点点的撒下来,落在他们身上。
“贸然带你前来是我不对,害你旧伤复发了。”沈昭忽然开口道。
“姐姐不用自责,此事是山匪所致,与你无关。”
“是我考虑事情不周全。总是这样……”说到这,沈昭微微叹了一口气,“果然……凡事总是与期望相背的。”
“姐姐为何这么想?”顾梓嵇转向沈昭,却看到沈昭凝视着前方的一颗祈福树。树枝上系着许多赤色缎带,在月华的映衬下显得妖冶如鬼魅,并非白日那般吉祥喜庆。
“事实而已。”
“姐姐不必这样想。若凡事都如意,真的会永远欢喜吗?”
“的确未必。话虽如此,可事事都不如意,如何欢喜。”
“世事无常,尘埃落地前,谁又能料到……”顾梓嵇顿了顿才接着说道:“在我看来,有人陪着就是令人欢喜的事了。”
“当真是如此吗……”沈昭自问,却给不出自己一个答案。
顾梓嵇倾身,将沈昭拥入怀中。
“姐姐若不嫌弃,就让我陪着姐姐好了。”
沈昭不再言语,轻倚在顾梓嵇怀中,算是默许。

难得风月 壹


光景回溯,至百年前的蕴安城中,时下正是花朝节。
暮色晕染开来,华灯初上。
街上人群熙熙攘攘,各自执一盏花灯,往洨水边走去。
此刻,梓嵇的额上却渗出涔涔冷汗,双目紧阖,靠坐在街角的一面墙上,与人群格格不入。
人来人往,似乎无人注意到他。

“你怎么了?”耳边是女子带着几分关切的询问。
他缓慢的抬起沉重的眼皮,入眼是一位靡颜腻理 的女子,蛾眉曼睩,唇如激丹。
“救我……”干涩的嘴唇微张,嘶哑的声音像是暴露在干涸河床上的沙石,与少年清秀的面容不甚相符。
女子无暇顾及其他,转身唤来侍从,将梓嵇带去一处府邸。
而后,梓嵇沉沉睡去。

待梓嵇再醒来时,熹光已透过窗柩倾落于地,床边站着一个小丫鬟。
小丫鬟见他醒了,不等他说着什么就夺门而出。
“小姐!那人醒了!”稚嫩的童声回荡在院中。

片刻之后,他便见到了之前救他的女子。
“多谢姑娘救命之恩。”梓嵇态度颇为诚恳。
“不必谢我,你安心养伤吧。”女子淡然道。
“在下顾梓嵇,不知姑娘如何称呼?”
“沈昭。”

难得风月 楔子

她立于檐下雨帘前,抬眸望去,园中是一片清寒之景。
岁久年深,故人远行,徒留她困于这偌大的园中。
“梓嵇……”她轻声叹道。
可这荒园中空无一人,自是无人应答。
她轻笑一声,接着摇了摇头,转身进了屋子。
于她而言,岁月人间,山河旧梦,早已成空。